酒癮門診點滴

2013-11-24 22:56

在門診看酒癮患者,彷彿在閱讀一則又一則的生命故事,每篇都各不相同,我第一次翻開的頁數也大異其趣。少有的共通點:都是自己與家人,意志與脆弱,自我實現與放逐的不斷拉距。

A先生年紀老邁,卻西裝筆挺,派頭十足,雖然長年嗜酒,身體卻還算硬朗,他笑說:戒酒是 為了身邊的「女人」,旁邊公司的律師,秘書,會計女士們頻頻頻點頭稱是。他遞給我一張名片:有問題不要客氣,儘管找我!

B先生則是年紀輕輕就經歷過肝衰竭,他在交了女友,準備結婚養小孩之際,下定決心戒酒戒菸,「以前活著好像什麼都無所謂,現在就怕失去她,影響小孩。對我來說,戒酒可能需要一個充份的理由。」

C先生看來一派雅痞,曾是才氣縱橫的藝術家,卻因長年耽溺於酒精,創作力與信用漸失,而且完全無視於酒精帶來的傷害。看著他一臉無辜的說:「怎麼會我騎車看到綠燈,準備往前,下一刻就是在醫院裡醒過來,被大卡車撞還被抓,因為酒測超標。」旁邊妻女搖頭嘆息,不想再傷心,又不忍棄之於不顧,這種迷人又氣人的丈夫與父親!

雖然,我們總是試著在無望中尋找動機與機會,所做的極為有限,許多家屬與患者的肯定,還是十分窩心。利用長效安眠藥先解決睡眠問題,改變患者「就是睡不著才喝酒」這個行為模式,就是許多人非常感激的。很多家屬也會表示,只有醫生的話他才會聽。

除了白袍效應外,我覺得很重要的是,不對患者的飲酒行為做更多的道德或價值判斷,只客觀地分析喝酒的損益,請他仔細比較。同時,利用藥物有效率的處理戒斷,情緒,焦慮,睡眠問題,讓患者有穩定的精神狀態來思考。最關鍵的是,努力發掘他改變的動機,並訂立務實的目標,肯定任何一個小進步。對於酒癮而言,減量,減少傷害,我覺得也是非常有意義的改變,雖然滴酒不沾,還是許多人必須達到的終極目標。

每當有患者說,因為戒酒,找回了自己的人生,贏回了家人的諒解,重新感受到生活的脈動,我都覺得很滿足。畢竟,在紛雜的現代世界中,能確認自己正在有意義地工作着,是一種幸福。